本站国内备案成功:鲁ICP备18004123号-1

假如你离开工地,你的路在何方?

造价人生 造价人生 66℃
一批人来了,一批人走了,一批人留下了。对于工程人来说,工地更像是人生里一个要服役的战场!这战场上,唯一的敌人是自己。

 工地 
这两个被赋予了太多情绪的字。提到它就马上会想起满是钢筋、水泥、混凝土,铲车、吊车、挖掘机的场景,这场景让人望而止步。

提到它就会想起那些住着板房,戴着安全帽,穿着工作服,看着施工图,扛着测量仪,满身尘土的人。

他们的生活,很多人是不了解的;生活在那里的他们,是否想要逃……

有一群这样的人,存在这个世上!

爱它,是因为在工地上经历了许多许多,有过开心也有过难过

他们一早爬起床,就在上班的路上。集体洗漱,集体到食堂打饭,集体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吃完集体去上班。

他们在上班的闲暇,聊闲篇,高谈阔论,天南地北。聊得最多的,就是以往工地遇到的人和事。那些第一次下工地的,会听到别人谈自己上一个工地的逸事。也搭不上什么话,听就行了。

去的工地多了,也就有了谈资。能起劲地谈上一个或上上一个乃至上上上一个工地的人和事。那些“老工地”,哪桩闲事都知,哪个人都认得,一起工作接触过。

他们的中午饭是在工地上吃的。众人端着碗,边吃边聊。

下班时,如果不是夏天,天早就黑了。晚饭回去吃,一个队的人坐在一起,边吃边聊。也有好喝一口的,就喝一口。

晚饭后,轮流洗澡。女职工少,能尽情地洗,不用等太久。洗完的时候,大概八九点钟了。在宿舍里一起聊聊天,说说闲话,转眼间睡意袭来。

起得早,又累了一天,大部分人几乎都在九点半钟就睡着了。这就是很多一线工程人的一天,周而复始……

他们对工地的感情是又爱又恨

爱它,是因为在工地上经历了许多许多,有过开心也有过难过,有过迷惘也有过痛苦。它给予工程人的感情是那么的丰富而复杂。

一名刚毕业的土木生

“记得好多次,我站在滂沱的大雨中,努力听清同事风雨中隐隐约约传过来的话,费劲地在一张被雨水打得半湿的纸上记录着工作内容。

我的脚就踩在深深的淤泥之中,每次抬脚迈步都是相当的费力。是,我很脆弱!有几次,都因为举步维艰,累得实在走不动,泪水止不住地落。趁没人注意擦掉。又落,又擦。直到竭力把情绪调整好。”

一名普通的技术工程师

“上夜班的时候,我往身上套过无数层衣服。保暖内衣,厚毛衣,羽绒背心,羽绒大衣,绿色军用棉大衣。

即使穿成这样,在后半夜呼啸的西北风里,仍然冻得发抖。挥着铁家伙的民工冲着我呲牙乐:“过来,干点活就不冷了。”他们穿得远远没有我多,可身上在冒汗。

实际上,他们更难受。一旦停下手里的活,热汗被冷风一吹,冷得彻骨。许多人对我说,你不属于这里。是的,我也这么认为的。

但既然站在这里,就有理由存在,没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,存在即合理。”

恨它,是因为从内心深处真的受不了刺耳的钻机声,粗俗露骨的语言,没有任何隐私而言的集体宿舍!那种失去隐私和娱乐的生活,毫无尊严。离开工地,这是不知已在多少工程人的心中驻足过的想法了。

一名逃离工地的大学生

现在我在一家公司做白领。终于离开了工地,离开了工地上的那群人;离开了灌浆泵,钻机,粗鲁的语言,肮脏的环境。

这解脱让我满怀欢喜。我的理想就是能每日端坐在电脑前写字,不用操心柴米油盐。这种生活正在进行。可是,我经常在梦里见到工地。

一名选择离开的技术员

我朋友圈里过去那些一起工作的人,他们仍然奔波在工地上,过着我曾经十分熟悉的生活。

在他们发的照片里,我见到龙门吊,架桥机;我见到看钢筋笼,脚手架;我见到戴安全帽穿工作服的人,他们站在隧道口、大桥头、高楼顶;我见到项目部铁皮柜和桌子上一摞摞的图纸与文件……

他们拍的照片,有时是在黎明,有时是在傍晚。在工地上忙碌,在办公室忙碌。这一幕,我是多么的熟悉啊。

看到照片,仿佛回到了从前。我的心里有种又痛又酸的感觉。当然,我永远也不想回去。我的生活绝不可能再回到守着灌浆泵纪录仪的那些夜晚。

一名转行的工程女

毕业5年,干过2年路桥施工,后来因为个人问题就转行了。走出工地去求职,才发现,自己除了整理施工资料,其它好像什么都不会。

在工地的几年,自己已经和外界脱轨了。尝试去做很多行业,面试和HR交流时,发现很多行业是自己不愿涉足的。

工作一段时间发现,外面虽然自由,但接触的人不如工地上那些单纯和真诚,找不到那种一家人的感觉。

后来就明确了自己的就业方向,还是要做和工程相关的事情!现在虽然没在施工一线,但在做和工程人相关的工作,在服务于我们的工程人,我以后会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。

离不开它,是因为他们不相信“唯有离开工地,才能看到这世界,才能拥有更多的幸福。”日子久了,就习惯了,做的工程多了,成就感也有了。看着工程平地起,从心底为自己骄傲。这是一种情怀,就像老兵不愿退役一样。

一个项目经理

在工地已渡过十余载的我,和很多前辈一样,对工地产生了浓厚的情结。偶有闲暇在家里,似乎又不知道自己该干点什么,满脑子仍是工地上的事和人。

不知不觉,自己已从年少懵懂到了为人夫为人父的而立之年,越到这个年龄,可能这种工地情结越重。

一个工班长

我们这些常年不得回家的“野人”,在很多都市生活的人是不理解的,他们无法接受和想象我们这样的生活。

但我们也很少去想工地的艰辛,反而感觉还不错,或许是习惯了,逐渐成了生命的一部分。

一个测量员

我们平时在一起大部分聊的话题仍是施工的一些事,大部分的时间也是穿着印有“中铁十九局”字样的工作服,就连摄影这样的活动,大部分也是工地照片为主,偶有闲花野草,也是驻地院子的或是施工现场附近的,没有别人博客里旅游纪实来的更吸引人的眼球。

一个项目总工

妻子经常跟我在工地,也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,没有双休日、没有节假日、24小时随时待命的,但是看着我全身心的只是工作,说我除了“900吨”以外什么也不会了,可能是吧,我也感觉自己好像想的说的都是施工了。

说我们这个行业苦吧,这是事实,但也出了不少楷模,而且每年大量的新人仍满怀希望的加入,他们也将和我一样慢慢的会产生”工地情结”,这种情结,清晨像朝阳,红的朝气蓬勃,傍晚,像夕阳,红的厚重而美丽。

时间的刀,划乱了男人、女人的青春容颜;岁月的盾,守护着年长、年少的心中柔情。

留在战场的人说“其实,工地挺好的。待的久了,待的习惯了,就离不开了。虽然我们自嘲赚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,虽然我嚷嚷孝敬不了父母找不到老婆,虽然我的说过打死也不让下一代再干这行……

可是,我们依旧爱这份工作,我想某一天能够遇到一个不嫌弃我脏、我笨、我木讷的人,我相信她原意随我身旁东奔西走……我努力的在工作,尽心尽力。”

漂泊的施工生活更像是另一种军旅生涯!喜欢的人会一生坚持,不喜欢的人也可以选择退役,可无论是留下的还是离开的,都逃不掉对工地那段往事的回忆。

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但有些精彩,不适合你,有的人注定一生要和工地打交道。很多事,唯有坚持才能看到结果。

施工这专业,不是谁都能干好的。工地,锤炼人的身与心,耐得住寂寞才守得住繁华。但我相信,那些从工地出来的人,还能干很多事情!

因他们经历过工地艰苦的环境,忍受过工地生活赋予的磨练,有着常人难有的毅力与信仰,那是融入血液,刻入骨子的。

从工地出来,有人在做设计、做造价、做业主,有人在做公务员、会计师、警察,有人在读研、读博,也有人在做生意,做市场,做媒体,做互联网,还有人自主创业……

那些从工地出来的人,没有了浮躁,洗去铅华,多了一份坚韧,有了一股精神,更能脚踏实地一步一步追逐自己的梦想!

转载请注明:造价帮 » 假如你离开工地,你的路在何方?

喜欢 (0)